广东足球援疆结硕果 喀什少年队扬威国际赛场

勇夺一带一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U12校园组冠军,这是新疆喀什疏附县少年足球队第一次参加国际赛事取得的优异成绩,也是广东足球援疆工作获得的第一个冠军奖杯。

7月19日至23日,“2019梦想成真·一带一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在广西梧州国家体育训练基地举行,来自中国、俄罗斯、泰国、朝鲜、印尼、越南等国家的157支青少年队伍展开角逐,争夺6岁至16岁组不同年龄段比赛的冠军。新疆喀什疏附县少年足球队参加了U12校园组的比赛。

新疆喀什疏附县少年足球队,这支球衣背后印着“广东援疆”四个字的队伍,凭借出色的技战术水平,以及全力以赴、顽强拼搏的精神,还有在日常生活中严格管理的团队作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介绍,这支由20名小球员组成的队伍,来自祖国西部边陲城市新疆喀什疏附县,也是广东省对口援助的地区。所有队员都是通过今年4月份举行的全县“石榴籽杯”小学足球锦标赛,在参赛的12所小学中选拔出来的,可以说是当地最强的20名校园足球选手。

司职中场的队长艾力凯木在本次赛事中表现抢眼,是赛事的最佳射手,出众的技术令他成为了赛事最受欢迎的球员之一。他表示,通过这次比赛认识很多朋友,自己也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也收获了信心,回疏附后会更刻苦训练,争取将来有机会参加更高级别的赛事。

来自疏附县的足球教练沙比提也获益匪浅:“我们和各地的同行有了更多足球专业知识的交流,开拓了眼界,这对自身业务能力提升有很大帮助,回学校后我会更努力推动当地青少年足球发展。”

随着足球援疆工作的深入开展,喀什疏附县的校园足球水平不断提升,本次梧州国际邀请赛,就是对广东足球援疆成效的一次最好的检验。

2017年,广东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开始在喀什推动足球援疆项目,委派专业足球教练在当地校园中开展足球训练、教练员培训以及组织各种形式的青少年足球竞赛。在广东省体育局及其下属的省足球运动中心、省体育彩票中心等单位以及广州体育学院、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等专业机构的大力支持下,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改善当地简陋的场地设施,提供完善的训练装备器材,吸引了大量的少数民族青少年参与足球训练。

据新疆喀什疏附县少年足球队领队同时也是广东省体育局足球运动中心援疆干部王亮介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cksoliddundee.com/,广州富力在援疆前指和后方单位的大力支持下,从2017年开始,喀什疏附县每年都会在上下半年举办中、小学组的“石榴籽杯”足球锦标赛以及“中国体育彩票杯”足球联赛。广州富力成员完善疏附县足球系统,建立当地足球竞赛体系,是2019年广东足球援疆工作的重要计划。

本次参加梧州国际邀请赛,是广东援疆前方指挥部两年多来组织的第三次青少年交流活动,本次参赛的小队员们成为了广东足球援疆计划的第一批受益者。赛事期间,他们认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小球员,感受到了祖国的繁荣昌盛,学会了与各民族小朋友和谐共处,他们也用冠军奖杯,回报了广东足球援疆工作者的辛勤付出。

关注 职业联盟成立计划重启富力等四家中超俱乐部进入筹备组

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再度成立,广州富力、大连一方、山东鲁能和河南建业等四家俱乐部进入筹备组。这是继2016年筹备职业联赛后重启职业联盟成立计划。

虽然走过了三年弯路,但是职业联赛筹备的重启意味着职业联赛将沿着更加符合职业联赛规律的道路发展,预计年底成立的职业联盟将使得职业俱乐部更有话语权、运营权和决策权,并与世界顶级足球联赛接轨,这也是足协过渡班子作出的一个赢得各方认可的举措。

欧洲各大职业联赛都是实现联赛组织、运营权的完全独立,例如英超有自己的联盟和公司组织赛事,同时处理联赛的整体包装、推广和商务事宜,西甲、德甲、意甲等也是如此。这样的方式能够实现职业联赛利益的最大化,最重要的是能够让投资人更有话语权。

这一制度得到了国际足坛的高度认可,是符合职业足球规律和发展规划的,但是国内联赛迟迟没有迈出这一步,一直挂靠在足协,只是商务运营放在中超公司独立运营。这样带来的问题是,虽然商务独立了,但是在一些政策的决策上还是要服从足协的思路,这造成了一些俱乐部难以完全适应,一些足协新政也给职业联盟带来了操作上的困难。

而顶级职业联赛也是中国足球的一个“门面”,关系到职业足球和中国足球的形象,因此改革势在必行,为此筹备长达三年之久的职业联盟重启也得到了俱乐部和外界的一致看好,这对规范联赛有重要意义。

其实最早提出职业联盟成立的计划是在2016年,当时足协已经提出了成立职业联盟的设想,并成立了筹备组,筹备组组长正是上海上港的陈戌源,现在他已经成为足协过渡班子的负责人,其他筹备组成员还有广州富力、江苏苏宁等俱乐部,但是由于当时筹备组与足协的分歧过大,因此未能达成一致。

在彼时的职业联盟筹备会议上,俱乐部代表们已经讨论出了一版俱乐部的职业联盟章程,但是足协要求筹备小组还是要用足协拟定的章程草案为蓝本进行修改,足协版本的章程草案与俱乐部版本的章程草案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有着不同的表述,而双方对一些“原则性”的条款各不相让,为此多次沟通进行修改仍未能达成一致。

由于足协和俱乐部对职业联盟的期待各有不同诉求,足协希望对职业联盟还是能够有所约束,俱乐部则更多的是考虑一步到位,与欧洲五大联赛以及韩日联赛等一样寻求独立运营。

虽然是章程条款的差别,但是背后实际上是理念的差异,对照足协和俱乐部两份章程草案,最明显的差别在联赛所有权、监事会、主体独立性、归属、表决、足协任职以及主席是否需要足协审批等几个关键部分,双方都各执一词,对职业联盟有着自己的理解。

这关系到中国足球改革的步子究竟迈得有多大,从双方各自版本的职业联盟章程就可以看出来。为此双方将“官司”打到了总局,最后总局也因为足协改组的事情耽误到现在。

如今,足协重启职业联盟是为职业联赛发展打下基础,这一次用更加开放的态度和理念为职业联盟成立铺平道路,这一决策无疑是符合足球发展规律的。从目前来看,职业俱乐部的参与热情也在筹备工作中体现出来,很多俱乐部都把这件事当成是俱乐部自身事务,这是一个进步。预计职业联盟将在足协换届后年底前成立。

广州富力冬训正式集结 教练组成员重组

广州富力足球队昨日在大学城训练中心重新集结,为备战2019赛季展开冬训。主帅斯托伊科维奇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首先介绍了三名新教练组成员,并表示冬训期将重视防守及体能方面的训练,迎接2019赛季的挑战。

由于广州富力队近期有多名队员受到包括国家队、国足训练营及省港杯的征调,昨日出现在训练场上的队员仅有13人,13人中包括四名外援。在球场边上,出现了三名外籍面孔,他们是布拉蒂斯拉夫·日夫科维奇、斯洛博丹·马洛维奇和达科·布赛尔,日夫科维奇和马洛维奇将担任广州富力一线队助理教练,协助主教练征战2019赛季中超联赛;布赛尔将担任广州富力预备队主教练,率队征战2019赛季中超预备队联赛。“新赛季我们要增加训练时长和训练次数和训练量,这是成功的前提和保障,今年训练会很艰苦,希望队员们能做好心理准备,全方位适应训练计划。去年我们丢球多,马洛维奇专注于防守方面的训练,而日夫科维奇则专注于总体参与技战术的布置,布赛尔则负责预备队,去年预备队成绩垫底,希望今年能有所提升。”据了解,布赛尔曾在足球俱乐部担任青训发展教练多年,而日夫科维奇和马洛维奇曾在贝尔格莱德红星足球俱乐部先后任职梯队教练、助理教练,三人均是经验丰富的教练。

对于冬训计划,斯帅透露,第一阶段将放在广州,第二阶段将在2月7日飞赴澳大利亚悉尼进行海外拉练,“广州天气和场地都不错,而澳洲拉练,我们将有四场热身赛,为新赛季作准备。”

昨日的训练并没有见到新面孔,但斯帅表示,引援方面已经有计划,“我们三线都需要补强,目标方面我们对一些球员已经‘跟踪’了一两年了,一直关注他们,假期我们也努力尝试跟他们沟通”,被问道足协推出的“四帽”新政会否影响富力今年的引援时,斯帅不以为然,“我们会在遵循新政前提下尽最大限度投资引援,足球领域需要投资让球队实力更雄厚。但我们从来不是疯狂的金元足球代言人,我们一直都是合理、聪明地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