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黑哨误了国足备战–米卢也听说足协“打黑”

“对于中国足协在打黑中的任何举措,我们都坚决支持,毕竟这有助于净化足球环境。”正在北京为国家队今年首次集训做准备的金志扬并不愿“涉黑”,他想的更多的还是国家队:“世界杯赛前,国家队需要一个安定的备战环境,希望这件事情快点有一个了结,别让球队和队员为这事分心。2009年足球打黑”

刚刚结束休假回到中国的米卢显然也听说了“打黑”的事情。4日晚在机场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把话题转向了世界杯赛上的三个对手:“哥斯达黎加队能以中北美洲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土耳其队在欧洲杯赛和世界杯预选赛上的成绩也说明他们是一支强队,巴西队就更不用说了。对中国队来讲,最重要的就是在世界杯开始前的这段时间里,怎样做好最充分的准备。”在北京度完周末后,米卢接受中国足协指派,于昨天飞赴广东,为在清新基地参加教练员培训的年轻教练进行培训。之后米卢将在10日赶到香港,就2月份的贺岁杯事宜与香港足总进行协商。有关国家队集训名单一事,也将由国管部在9日前向媒体正式公布。

与教练组坚守岗位相比,“不务正业”的国脚们则轻松了很多。到武汉和成都参加商业活动的江津曲波于根伟闭口不谈足协打黑一事。于根伟表示今年肯定要以世界杯为主:“我们每个人都会尽力在世界杯上向世人展示一下中国足球。”江津也认为,眼下对所有国脚来讲,最重要的就是为世界杯做好准备。“至于其他的,不是我们能想到的。”江南时报李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cksoliddundee.com/,天津泰达

足坛打黑不会无疾而终_网易新闻

2008年8月19日晚,奥运男足半决赛在北京工体举行,巴西对阿根廷,比赛进行到下半场时,阿奎罗连入两球,但此后令许多外国记者们纳闷的事情发生了,在看台的一角,有球迷发出了“谢亚龙下课”的吼声,随后,整个工体近6万球迷齐声响应。一场国际足球比赛,却成为了中国球迷要求足协掌门人下台的情绪渲泄场,中国足球长久积弊所引发的社会情绪,在世界瞩目的北京奥运上不合时宜地暴露了。

也因此,足球再次引发中央高层关注,奥运结束后,国务院罕见地直接下达关于足球的改革意见,在2008年底的足球工作会议上,国家领导批示要反击赌球。而到了2009年11月人们发现,这次反赌似乎是要动真格的了。

当然,很多人仍在质疑这一波的风暴会不会无疾而终,其实,梳理一下职业化以来决策层对于足球的态度,便能明确此次“打黑”绝非打死一两只苍蝇便会收场。经验告诉我们,当足球问题不仅仅关系着足球本身,而与“社会稳定”、“民心”、“国际形象”这样的关键词联系到一起后,其洗心革面的力度,便是值得期待的。

职业化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关于中国足坛假球、赌球的种种传闻,都无法得到官方层面的确认,直到2001年发生的甲B五鼠案,这是中国足球史上第一起被确认并受到处罚的假球案件。当年,为争夺从甲B升入甲A联赛的名额,成都五牛、四川绵阳等共5支球队参与打假球。据悉,该案震惊了最高层,有政治局常委对体育总局放出狠话:“如果足球再这么乱,就不要玩了!”最终,中国足协作出重罚,5支球队被处以不升级、降级、禁止两年内引入球员等处罚。

当年的假球案,尚无证据证明有人参与赌球,这些比赛更多的被贴上默契球的标签。而2001年10月7日国家队1比0击败阿曼冲入2002年世界杯决赛圈,亢奋中的中国球迷似乎也暂时逐渐淡忘了联赛的丑闻。在那时,人们虽然意识到了假球、赌球对中国足球的危害,但很少将其作为主要原因,更遑论赌球所导致的社会问题。

世界杯预选赛结束后不久,彼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接到高层指示,“中国足球的水平大家心里都有数,中国足球有希望,但阻碍发展的毒瘤也很严重。足球主管领导要有用十年时间营造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的决心。” 尽管没有明确指出“毒瘤”是什么,但显然高层此时已经注意到足球的行业黑幕。

后来的事实证明,高层当时对于中国足球水平的认知还是很到位的,国足在世界杯赛场上,没有完成“进一球、得一分、胜一场”的目标,怀揣9粒失球归国。

在《与体坛风云》中回忆称,韩日世界杯之后,、分别对国足的失利发表了讲话。表达了这样几个意思:一是足球的影响很大;二是不能只提“胜不骄,败不馁”了,“不管拿什么成绩,要赛出一种样子来”;三是各方面要支持体育事业,“我们授给伟民同志指挥权”。则对说:“足球要搞上去光靠钱不行,还要讲爱国主义,讲‘三从一大’(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照抄照搬西方职业化的那一套不行。素质重要,思想政治素质更重要。”

从两位国家领导人的态度可以看出,彼时的中国足球技不如人已是共识,对中国足球的改革思路,领导层也重在提高拼搏精神、加大投入等角度。

这颗炸弹被以一个足球裁判的名字命名,时人称之为“龚建平案”。2002年3月15日,龚建平被警方带走进行调查前,主动写下“忏悔信”,并退还了4万元赃款。或许,龚建平太过天真,他以为他会如甲B五鼠案一样,由足协内部处罚。没想到,2003年1月29日,龚建平以受贿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对于这场2002年初开始的足坛反黑风暴,高层亦给予关注,据新华社记者杨明透露,时任副总理的曾做出批示:“体育界不允许有腐败”。由此可见,尽管彼时的反黑风暴已经轰轰烈烈,但高层仍将其看成为一个体育界的问题。

龚建平案,开启了国内司法部门介入中国足坛的先河。但这场司法介入显然是不够彻底的,龚建平获刑,也颇受质疑,“站出来主动承认错误的被判刑,隐藏的黑哨却仍逍遥法外”,龚建平的家人曾多次向媒体如此表述。一场不够彻底的反黑,并未阻碍中国足球联赛被赌球侵蚀。

2003年,澳门博彩公司开始对中国联赛开盘。此后,不断有球员或俱乐部被疑打假球、赌球。地下庄家、民间赌球也日益蔓延。

2003年8月,曾任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长的吴明山,当选中国足协副主席,主要负责反黑、反赌问题,而此前,他一直以公安部代表的身份,出席足协代表大会。从2004年开始,公安部联合工商、税务等多个部门,将调查、取证目标转向中国足坛内部。2004年年底,中国足协召开会议,其中一个主要议程是:抓赌行动从外围转向俱乐部、球队内部。

2004年7月11日,“黑哨”龚建平的去世,再度引发舆论对于中国足球联赛赌球、假球问题的关注。舆论普遍质疑中国足协反赌球不够彻底。但与此同时,中国司法机关打击假球、赌球却已悄然步入深水区。

2005年1月11日,针对04年官员因赌博落马等问题,当时的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部长主持召开了全国集中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会议。尽管这是一次综合性的行动,但足坛反赌却已提上日程,在发言中表示:要有效遏制赌球、赌马违法犯罪活动蔓延,坚决取缔境外赌博公司在我境内设立的代办处、赌博网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由17个部门组成的联合协调小组中,办公室负责人正是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副主席吴明山。由此可见,足球反赌已被纳进一项社会综合治理工程,而非单纯的行业自律。而2006年9月30日,吴明山还在公安部与中国足协联合成立的“打击足球赌博活动领导小组”中,出任组长,而在新闻通气会上,吴明山如此描述中国足坛的赌球问题:“这种情况的存在,不仅影响了足球联赛的正常开展,还严重干扰了社会治安秩序,妨碍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决策层意识到:中国足坛种种腐败黑幕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体育行业内的问题,而关系着社会稳定。有多起事件促成了这种思维的转变。

从2005年开始,中国足坛开始被血案阴影笼罩,05年10月22日,青岛海利丰球员张翼飞在一场中甲客场比赛后被人挑断脚筋;9月11日凌晨,武汉光谷球员王小诗被一伙人砍杀,头部重伤;2006年6月11日凌晨,陈永强和家人外出就餐时遭人围砍,头部、肋部以及手部被刀砍伤,颅骨骨折;而在9月5日凌晨,当时在深圳效力的陆博飞也遭遇袭击。各大专业体育媒体普遍认为,这些事件或多或少都与赌球活动相联系。

其实早在05年初,国务院办公厅便史无前例地向足协下发文件,要求整治联赛中打假球等不公平竞赛现象,加强对足球从业人员的监督和管理,及时查处赌球等违法犯罪行为。国务院以如此形式直接关注足坛黑幕,这在中国足协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但这一年的联赛秩序并没有本质的好转。

继2002年世界杯赛后,06年德国世界杯再次成为中国地下赌场的狂欢节,而网络的兴起更让赌球变得更为便捷。世界杯期间,警方在广东、四川、贵州等地捣毁地下赌球据点,涉案金额最少十亿,在深圳破获的一起网络赌球案中,仅一个二级代理商一个月接受的投注赌资就达到3000万人民币。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经过多年研究和调查,认为国内每年的非法赌资和彩票的资金比例大概是10∶1。以2008年中国彩票销售额1059亿元计算,当年非法赌资的大致总额为一万亿,已相当于我国4万亿救市计划的四分之一。而有专家估计,每年我国都有6000亿资金因赌球而流向海外,而地下赌球所产生的衍生产业,如高利贷等,又严重危害社会秩序。

在06年世界杯前后,公安部门在打击地下赌球的同时,也掌握了大批中国足坛圈内人士涉赌的材料,据媒体报道:2006年,公安部获得一份中国足球内部参与赌球和打假球的几百人黑名单,其中球员占据大部分,不少前任、现任国脚也赫然在列;另尚有不少俱乐部高层人员、教练和足协官员,甚至一些很有知名度的国字号教练和中国足协的内部人员。 而从2007年开始,公安部开始进入更加深入的调查、监控和取证阶段。经过两年的深入取证,公安部陆续“请”了100多名相关人士进行协助调查,并已掌握大量确凿证据,逐渐进入收网阶段。

进入2009年底,中央领导人频频对中国足球发表讲话,誓言改革足球,被看作是这轮打黑风暴的起点。不过早在08年底,足坛的种种腐败就已经引起了最高层的关注,据媒体报道,在08年底举行的足球运动管理工作专题会议上,国务院有关领导就做出批示:要整治足球环境,严厉打击假赌黑。随后,国务院有关部门就正式下达了《研究足球运动管理与改革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

2009年3月9日,为落实《研究足球运动管理与改革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的精神,12部委的领导进行了一次座谈会,同时成立“全国足球联赛赛风赛纪综合治理协调领导小组”,成员均是12个部委的副部长级以上的领导。有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国务院相关职能部门。在龚建平案的司法介入之后,银行、税务等部门参与反赌,被看作是足坛扫黑的新起点。其改革力度空前强大。这种决心与08年奥运会国足的失利不无关系。

2008年,中国官方和民间翘首期待的奥运会,以中国夺得金牌榜第一,多个项目实现历史性突破落幕,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中国男足在奥运会上的拙劣表现,除了场上的技不如人以及动作粗野,场下的球队不合、球员比赛期间开房也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而这一年国奥、国青、国少以及国足冲击世界杯的全线失利,让中国足球跌落到前所未有的低点。

更令中国蒙羞的是,在巴西与阿根廷这场与中国毫无关系的男足比赛中,全场球迷高喊“谢亚龙下课”以表达对中国足球的不满,而这种口号不仅出现在奥运赛场,在中超、中甲甚至一些一般性集会中,也出现了“谢亚龙下课”之声。调侃、批判足球亦成为一种普遍的公众情绪。

08年奥运会足球的失利让中央领导人在时隔一年后仍然难以忘怀,2009年10月12日,习在德国访问时称:“举办完奥运会之后,中国下了一个决心,既然我们其他的运动可以拿到金牌,那么足球啊,一定要下决心搞上去,但是这个时间会很长。”两天后,刘延东的发言更是将足球的重要性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新中国成立60年来,我国足球运动在群众中不断普及,足球已成为最受群众欢迎的运动项目之一。我们要以对国家和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深刻总结我国足球运动发展的经验和教训。”

2007年,中国国内的地下庄家开盘新加坡联赛,这年4月,中国公民王鑫在新加坡注册了一支球队参加当地联赛,打算操纵这支球队赌球。不到一年王鑫就被新加坡警方逮捕,其手下球员纷纷被判刑,王鑫不久后弃保潜逃。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王鑫案发后,国内的成都谢菲联也曾准备组织青年队到新加坡打联赛,锻炼球员,但新加坡足总却表示:“成都谢菲联愿意参加当地联赛,我们表示欢迎,但之前必须签订一系列的保证书。”而保证书中就包括“禁止球员和俱乐部操纵比赛结果”。

2008年年底,新加坡对王鑫发出全球红色通缉令。中国足坛丑闻走出国门,成为国际性事件。不仅仅是新加坡,当年还有媒体曝出中国地下黑庄操纵韩国联赛的事件,而且韩警方也拘捕了两名中间人。2009年足球打黑

除了丑闻,中国也因为足球实力弱小等原因,很难被国际舆论公认为真正的体育强国。在巴西、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因为足球而在全世界展现独特魅力之时,中国却只能作壁上观。足坛的腐败现状,也使得中国不得不停止对申办世界杯等一系列相关重大活动的憧憬。而同为“金砖四国”成员,巴西却在近年相继获得2014年世界杯、2016年奥运会的主办权,风光无限。

其实,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中国足球的种种“毒瘤”使得其水平每况愈下,中国很难被世界承认为“体育强国”(尽管北京奥运上夺金无数),整个体育圈也很难被认为是健康干净的,人民群众怨声载道,会影响社会稳定——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国际形象和软实力最终受到损伤。如果要扭转这个趋势,中国足球的打黑风暴,显然不可能无疾而终。

编辑:赖捷 任冠军制作:谢云巍 宋潇 【返回新闻评论首页】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隐私政策网络营销网站地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cksoliddundee.com/,天津泰达

金汕:抓赌应该和打黑相结合 只暴露20万很滑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cksoliddundee.com/,天津泰达

做客网易体育畅谈公安部“扫毒”行动的时候,北京市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认为,目前抓赌的范围不该只暴露只盯着类似广药、山西路虎20万这样的小金额,中国足球的黑幕远远不止20万这个数目。他的意思非常明确,“抓赌行动”需要进一步扩大范围和打击力度。

金汕感觉,单从央视新闻节目中公开的事实已经证明,2009年足球打黑王鑫、王珀他们不是简简单单的赌球问题,更是黑社会性质。“因为现在公布出来的就是王珀最多的球是七千万,而且这个人是五毒俱全,确实带着黑社会的性质。”金汕接着说道,“在足球圈子里面纵横无忌,而且在最边远的地区新疆开足球队,那种地方根本没有足球队,一个新球队可能也便于他(王珀)为非作歹。现在暴露出来仅仅是20万,让人们感觉非常的滑稽。”

“有人做过一个统计,中国公开的彩票销售是1059亿/年,一年有一万亿的赌资,这是什么概念?中国的GDP超过30万亿,大概就是说有3%的资金或者流向海外,或者是流向赌博,对人性的腐蚀是摧毁性的。”金汕主任对网易体育的网友说道,“你想这一万亿如果拿到医疗劳保中,得救多少人的命?拿到教育当中,可以培养多少优秀的人才?但是都跑到赌博分子的手里了。天津泰达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小的问题,不是足球界的问题。”

欧洲足坛陷入最大规模打黑风暴 黑手抱怨杰拉德

曾经,中国足坛“假赌黑”满天飞,球迷深恶痛绝。然而,“假赌黑”并不是只有中国独有的。近日欧洲足坛爆出惊天假球案。欧洲刑警组织前日在荷兰海牙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2008至2011年间,全球共680场比赛 “涉假”,其中380场在欧洲;牵扯国家多达15个、球员、裁判以及俱乐部官员425名。目前,警方已逮捕50人。原来,那些我们看过的所谓“现场直播”,其实也是人家导演好的了?

本周一,欧洲刑警组织在荷兰的海牙召开发布会,宣布他们历经18个月的调查,破获了一个赌球集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cksoliddundee.com/,天津泰达该赌球组织总部设在新加坡,涉及比赛包括世界杯和欧洲杯的预选赛、以及欧洲联赛等多达680场,其中380场发生在欧洲,其余300场在非洲、亚洲及中、南美洲。牵扯国家多达15个,包括德国、奥地利、斯洛文尼亚、英国、匈牙利、荷兰以及土耳其等均有犯罪活动。此外,425名球员、裁判及其他人员卷入其中,警方目前已逮捕50人。

另外,调查人员指出,仅仅对德甲比赛的下注额就高达1380万英镑,共获取利润690万英镑,另有173万英镑被用来向球员和裁判行贿,平均一场比赛用于贿赂的资金达到10万英镑,最高数额是12.1万英镑。

欧洲刑警组织是欧盟27国警察的合作组织。他们的调查结果,如同最近阿姆斯特朗首次承认服用禁药一样,是对体育赛事公信力的沉重打击。据悉,该组织查阅的电子邮件、电线份。参与调查的德国警官阿尔坦斯说:“这只是冰山一角。”该组织负责人罗伯·韦恩赖特则称,调查发现的假球规模是前所未见的,并认为“这是欧洲足球令人悲伤的一天”。“这是一个位于新加坡的犯罪组织发起的活动,通过欧洲范围的犯罪网络进行操作”,韦恩赖特表示,“毫无疑问,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调查,涉及欧洲假球的犯罪规模也是空前的。我们掌握的证据显示,有组织的假球犯罪活动正在世界足坛泛滥。这绝非是一般的犯罪集团,它的涉案面之广让人感到可怕,我们将继续调查下去。”

这起欧洲足球史上最大“假球丑闻”爆出后,球迷们纷纷打听哪些比赛是“假打”?欧洲刑警组织强调,相关调查仍在进行中,无法透露具体情况。因此不清楚这680场比赛中,有多少是新近揭露出来的假球,也无法断定其中是否包括前几年涉赌的中超比赛。但该组织指出有2场欧冠涉嫌“假打”,其中一场发生在英国,另外也包括世界杯和欧洲杯资格赛。

据《每日邮报》报道,这场比赛发生在2009年9月16日,当赛季欧冠小组赛第一轮利物浦主场1:0德布雷森。虽然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利物浦参与了假球,但这场比赛中的问题是,德布雷森门将波勒克斯基恐怕事先已经被赌球组织收买,他需要在这场比赛里确保自己的大门被利物浦至少洞穿三次。当天波勒克斯基的发挥确实糟糕,2009年足球打黑但并未出现“大球”,而据警方掌握的短信证据显示,操纵赌球的后台老板们,一度对杰拉德在比赛中浪费了一些简单的机会而大为光火。

对于欧洲刑警组织的调查,欧足联一位发言人称,他们将全力配合这次调查,“针对欧洲范围内的假球疑案,我们将全力配合欧洲刑警组织的调查。一旦获得调查详细报告,我们将会仔细研究,并采取必要的处罚措施。”之前,在2009年列支敦士登与芬兰世界杯预选赛假球案中,负责操纵比赛的一波黑裁判被欧足联终身禁赛。

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最近表示,假球是足球运动未来的最大威胁,比种族歧视和球场暴力都要大,“我们看一场比赛,比赛结果却已经事先设定了,那么足球就完蛋了。”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中国网络电视台

。1997年4月至2009年10月,天津泰达张建强在担任足管中心业余部副主任、综合部副主任、女子不主任期间,为有关单位在裁判的选派和执裁比赛中得到关照等事项谋取利益,先后24次收受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等8个足球俱乐部和2个省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人民币共计238万元。张建强又在2003年11月与足球裁判陆俊通谋,在执裁比赛中对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给予关照,收受该俱乐部人民币70万元与陆俊平分。案发后,张建强上缴赃款260.95万元。

王珀在赌球圈内曾被称为“金牌做球人”,在中国足坛恶名昭著。前陕西国力的主教练卡洛斯透露称,因为拒绝踢假球,自己一家人遭到王珀的威胁迫害,最终被逼离开中国。据之前央视公布的案情,在2006年8月19日,广州医药队与王珀担任总经理的山西路虎队比赛前,王珀收取了广州医药俱乐部20万元,指挥球队以1比5输给对手。同时,还在博彩公司下注。

周伟新裁判12月20日13:00丹东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在中国裁判圈内,2009年足球打黑周伟新是惹出争议最多的裁判,2001年,在浙江绿城队给足协提供的黑哨名单中,他就名列其中;2003年,他曾经被陕西球迷当中抽了一记耳光;2004年,他因为在比赛中一直偏向沈阳金德队,最终引发北京国安罢赛……除了利用裁判的职务操纵比赛外,周伟新还参与赌球。2007年7月,英国曼联队在澳门与深圳队举行友谊赛,主裁是黄俊杰。赛前,他与黄俊杰合谋,下注深圳队先开球。最终他获利22万港币,拿出一半给黄俊杰。

。被告人范广鸣、冷波、邢锐、王守业、左文清、刘红伟、王珀、丁哲、谭旭等约20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告人吴晓东、杨旭、许宏涛、尤可为等6人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告人杜允琪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告人杜斌涉嫌职务侵占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另外,成都谢菲联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青岛海利丰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

2010年9月3日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9月12日,公安部证实谢亚龙因涉嫌操纵足球比赛收受贿赂犯罪,经检察机关批准,已被依法逮捕。谢亚龙供述称,他在2006年中超联赛山东鲁能主场对阵北京国安的比赛中,他在裁判的选派和执法上伙同南勇给予鲁能“照顾”。事后,他收取了鲁能俱乐部20万元贿赂。此后,他又接受了杜伊经纪人贿赂的5万元人民币。

陆俊裁判12月21日09:00丹东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他每次一获得“金哨”这一荣誉,就会有圈内人跳出来说:“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比陆俊更黑的哨了。”2003年,他仅仅从上海德比中就能获利35万元,可想而知,这么多年来,他到底能收受多少黑钱。

13:00丹东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万大雪是此前唯一一名没有被权威媒体确认批捕且公布案情的裁判。虽然此前各大媒体曾报道过陆俊、黄俊杰、周伟新等裁判的案情,但并未提及万大雪。在反赌扫黑开始后,万大雪曾被降级执法中甲比赛,但场次并不多。随后,他从外界视线中淡出。

2005年2月17日,谢亚龙正式入驻中国足协,上任初始,中国男足夺取东亚四强赛及东亚运动运两项比赛冠军,国青队以及国少队也表现不错。

对于这次反赌行动,马德兴表示2006年9月,公安部就成立了打黑小组,不过考虑到即将到来的奥运,考虑到涉及面很大就没有大的动作,北京奥运2008年底开始行动,主要是取证调查,最近开始出手行动。

赌球是否是中国足球普遍现象?跟了多年足球的马德兴说:如果想洁身自好的的话,很难在这个圈子里站稳。一些主教练赛前首先要考虑盘口,盘口一动,是否会影响到这场比赛结果。

对于本次打黑风暴和6年前的区别,马德兴表示:“国内足坛再不反赌就没得救了,连青少年都在赌,再这样下去将不堪设想。这次和上次很大的不同是,这次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主持人董倩在节目现场连线了当年反黑先驱前浙江体育局局长陈培德。陈培德表示这次反赌风暴是大快人心深得民心的大好事,有了党中央领导亲自指挥,力度空前,赌博团伙将面临灭顶之灾!

媒体上关于反赌球的报道最近也报道了很多,在报道中涉及到一些人有的是被带走了,有的是叫去协助调查,到目前为止,这次反赌博的风暴行动进展到了什么程度?

中国多少人喜欢足球大家都看得到的,从娃娃抓起,包括像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就踢球,小学习就踢球,中国足球现在让大家老是觉得痛惜,怎么让才能让中国足球更有希望?

杨明:我没有参与过赌球,好象现在大家说了一个模式就是1+2+1,一个门将,两个后卫,加一个前锋,如果这个庄家要把这组人搞定,想要这场球输,想让这场球做球他就比较容易一些。

反赌球是司法介入,公安部门独立办案,这一做法大快人心。在法律界人士看来,由于国内目前尚未有关于赌球的相关法律,因此只能将赌球认同为一种变相的赌博,而3到10年的量刑也显得相对过低。

了解赌球内幕的人知道,按照中超比赛做球的行情看,一般一场球的做球金额大概在300万元左右。一般的规律,做球的队员是两名后卫、一名门将、一名前锋。这个规律据说是赌博团伙通过多年实践摸索出来的经验之谈。

在央视一套的准点新闻中,央视还专门针对赌球一事发表了题为《打击赌球,就要像重庆打黑一样狠》的评论。该评论说:赌球这个毒瘤的巨大危害性,大家有目共睹。赌球一日不除,我国足球永远难有前途。

这一次反赌扫黑风暴,让公众燃起了净化中国足球的希望,一个重要因素是这次反赌是由公安部牵头的。媒体披露,这次“反赌风暴”早在去年就开始刮起,迄今为止,已经有上百名足球界人士被警方要求协助调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cksoliddundee.com/,天津泰达

中国足球第四次反赌打黑风暴_中国足球_网易体育

谢亚龙在担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群众体育司司长、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和受国家体育总局委派担任中国足球协会副主席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1998年至2008年6月,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折合人民币136.38万元。

1998年至2009年间,南勇收受多人给予的现金合计人民币119.6554万元及手表、项链等物品,为多家足球俱乐部、球员、教练员及相关人员谋取利益。

1997年初至2009年12月间,杨一民利用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等职务的便利,为有关单位或个人谋取足球裁判员任职等方面的利益,先后40余次收受20余个单位或个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25.4万元。

2003年3月至2010年,为他人和部门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79万余元。除此之外,李冬生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采取骗取手段,共同将公款非法占为己有,数额10万元以上。

邵文忠1998年至2003年,共贪污人民币420万元、挪用公款人民币400万元。被告人邵文忠贪污一案,公诉机关起诉指控其贪污犯罪三起,数额总计人民币931万元。经过法院审理确认:起诉指控的第一起事实由贪污400万元改为挪用公款400万元;起诉指控的第二起事实由贪污520万元改为420万元;起诉指控的第三起事实贪污11万元未予认定。

蔚少辉利用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开发部副主任、比赛总协调、比赛监督、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领队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承办、协调组织商业比赛、俱乐部甲级联赛比赛、聘用国家队管理人员等方面的利益,1995年至2010年间,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23.6554万元。

1997年4月至2009年10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先后24次收受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等8个足球俱乐部和2个省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人民币共计238万元。

2005年至2009年,利用执裁足球比赛的职务之便,为相关足球俱乐部及相关人员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20余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48万元、港币10万元。

1999年至2003年,利用执裁足球比赛的职务之便,为相关足球俱乐部及相关人员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1万元。

2001年至2005年,先后8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49万元。2009年,对黄俊杰等4名足球裁判员行贿8笔,共计人民币35万元、港币10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

2003年至2009年,利用执裁足球比赛的职务之便,先后11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94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有期徒刑6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5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申思有期徒刑6年,祁宏、江津、李明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执行有期徒刑6年6个月,没收人民币15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执行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款人民币15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执行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被当庭释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执行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罚款60万人民币,被当庭释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执行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被当庭释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七条执行有期徒刑7年

1999年,申花为了在甲A联赛得到裁判的关照,送给了张建强10万元。在2003年争夺末代甲A联赛冠军的“上海德比”里,申花向张建强行贿35万元,让张建强安排陆俊担任这场关键比赛的裁判,最终申花胜出。但法庭证据显示,在2003年的上海德比上,申花一共出资550万行贿,陆俊与张建强只平分了其中的70万。另外480万去向不明,有待调查。2003年11月26日,为了能够在争冠中占据先机,申花曾向陕西国力俱乐部董事长李志民行贿,最终陕西0-2负于申花。

据张建强的供述,在鲁能获得1999赛季甲A联赛和足协杯冠军后,为感谢他在裁判安排方面的关照,向张建强行贿40万元。谢亚龙承认,2006年他收到的第一笔赃款,就是鲁能行贿的20万元。在当时中超联赛山东鲁能主场对阵北京国安的比赛中,他在裁判的选派和执法上伙同南勇给予鲁能“照顾”。鲁能与陆俊之间涉及的比赛分别是2003年甲A联赛山东鲁能对阵四川冠城以及山东鲁能对阵八一振邦,具体行贿数额不详。据起诉书指控,鲁能还在2004年3月20日之前短短10多天两次送了20万元,是通过已病故的山东省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马昆送的。

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黄俊杰从长春亚泰俱乐部多次收受贿赂。一旦在他执法的场次里亚泰队胜或平,他就可以收到“红包”:平一场5万元,胜一场5万至10万元。最终亚泰队7胜3平,一共给了黄俊杰人民币64万元。

1999年下半年到2000年,当时身处甲B联赛的江苏队为了得到裁判的关照,先后四次送给张建强8万元。此外,江苏还曾向黄俊杰先后行贿35万。

在2007年中超河南建业主场对长春亚泰的比赛中,黄俊杰接受了河南建业俱乐部为保级提出的条件。最后河南建业以3-2获胜,事后,俱乐部支付给黄俊杰15万元。

原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及其官员李志民为谋取不正当比赛成绩,给予他人不正当利益,进行不正当交易,操纵比赛。

4月24日上午9点,中国足坛反赌案第二波庭审进行,原足球管理中心主任谢亚龙涉嫌受贿罪一按在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根据央视报道的最新情况,谢亚龙的涉案额达到了172万元人民币,起诉书中指控谢亚龙的罪行达到了12项,但谢亚龙本人对部分罪行予以了否认。

上午11点30分左右,央视与在丹东的现场记者王兴义进行了现场连线,后者介绍称,谢亚龙的庭审仍在进行中,根据其最新掌握的情况,谢亚龙受贿罪的涉案金额达到了172万,而公诉方的起诉书中所指控的罪行达到了12项,不过谢亚龙本人对其中一些罪行予以了否认,双方目前在法庭上仍在进行激烈的辩护。[详细]

北京时间4月25日,2009年足球打黑中国足坛反赌系列案件今日进入第二庭审日。原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足协副主席南勇受贿一案,于八点半在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1法庭开庭审理。目前,公诉机关大约指控了南勇17项犯罪事实。其中更多地涉及俱乐部升降级、裁判安排“关照”比赛、送名表或钱物等事件。南勇总计涉案数额148万元。

据介绍,南勇精神状态不错,目前对罪行认定和证据基本没有异议。人称“铁血”的南勇平常不苟言笑,管理手段强硬。口碑良好,行事果断。2010年1月,足坛“反赌打黑”开始后,南勇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假球“毒瘤”不除,中国足球就没有希望。[详细]

12月21日晚间19时05分,杨一民低着头走出法庭,面部表情憔悴。为他辩护的律师王树静告诉记者,公诉人指控杨一民受贿125万元,涉案共22起41项,其中包括他收到的部分礼金、购物卡、加油卡、搬家费、以及多家俱乐部高层所送的“关系费”等。

王树静表示,杨一民受贿最多的是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在2004年20天内两次送给他的20万元。王树静还称,“被关押了一年多,杨一民见到哥哥、姐姐等家人时感伤落泪。作为一个学者型官员,很多涉案细节自己并不清楚属于违法。”[详细]

1997年4月,张建强主管裁判期间,陕西国力为得到裁判关照进入甲B,当时主教练贾秀全在北京市北京体育大学附近送给张健强现金人民币40万元。1997年9月,全国乙级联赛复赛阶段,张健强按照贾秀全要求安排陈超做陕西国力和长春亚泰的主裁判,陕西队1-0获胜,以乙级联赛第三名身份进入甲B。1998年10月底,陕西国力为了继续得到关照,由贾秀全在张健强的办公室送给他50万。

1998年下半年,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为了在甲B联赛的裁判选派工作中获得关照从而保级,由时任代理主教练王宝山在昆明海埂基地张建强所住房间送给张建强5万。[详细]

中超公司前任中超公司经理吕锋的涉案金额为145万人民币,其中有5万元是他当时为感谢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送给南勇的贿赂。

另外140万是他在当中超公司经理期间,授受的当时代理一些中超业务的广州众一体育有限公司的贿赂,广州众一体育有限公司分几次向他行贿,一共金额为140万人民币。[详细]

蔚少辉,圈内俗称“四哥”,在2007年成为国家队领队之前就出手阔绰。原来在此前的12年里,商业比赛成了他的摇钱树;那时,蔚少辉的职务是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开发部副主任。而在领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能决定一位国脚的入选资格。

目前,司法机关已经查明,1995年到2010年期间,蔚少辉利用担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开发部副主任、国家男足领队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承办商业比赛机会,得到国家队管理工作和国脚资格,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为123万余元。[详细]

陆俊在庭审中,承认了7个犯罪事实,涉及81万元人民币。1999-2003年间,陆俊通过收受贿赂,为相关单位在比赛中谋取便利共计受贿71万元。同时,陆俊又通过自己在足球圈中的人脉关系,为他人牵线万元。

陆俊本人承认,在1999赛季甲A最后一轮比赛中,他帮助沈阳海狮队买通广州松日故意输掉与天津泰达的比赛,从而让沈阳海狮保级。根据张建强供述,沈阳海狮与重庆力帆比赛陆俊任第四官员,张建强授意陆俊比赛下半场晚开场5分钟。最终海狮队凭借外援艾迪瓦多在补时阶段绝杀2-1战胜重庆。而另外一场比赛中,广州松日队最终2-3不敌天津,沈阳海狮在最后时刻保级成功。[详细]

黄俊杰被指控在2005-2009年期间,先后20次收受长春亚泰、河南建业、江苏舜天、北京宏登、长沙金德、重庆力帆6家俱乐部的贿赂,同时在两场国际友谊赛中接受过另一位裁判员周伟新的贿赂,金额达到148万元人民币、10万元港币。

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黄俊杰从长春亚泰俱乐部多次收受贿赂,共人民币64万元。2007年,河南建业支付黄俊杰15万元。2009年收受长沙金德队3万元、重庆力帆队10万元。同样是在2009年,黄俊杰收受同为裁判员的周伟新贿赂10万元,帮助周伟新在赌博网站上通过对上海申花与澳大利亚悉尼FC队的国际友谊赛投注从而获利。此外,他还收受江苏舜天俱乐部的贿赂35万元,收受北京宏登俱乐部的贿赂1万元。[详细]

中国足协原裁判员周伟新受贿、行贿一案20日下午4点30分,经过2个半小时的激烈辩论终于庭审结束。作为此次公开审理案件的旁听者,丹东市政协委员程国顺走出法庭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诉机关指控周伟新8次行贿、3次受贿。周伟新当庭供认不讳,以自己有主动坦白情节,希望法院从轻处理。据了解,周伟新的律师为其进行了减刑辩护。

程国顺透露,公诉机关的起诉称,周伟新担任裁判以来,多次单独或与别人合作分别给沈阳、长沙、青岛等球队的有关人员行贿8次,由于起诉内容较多,对于具体数额,他已经记不清了。不过总额可能是49万元。另外公诉机关还指控周伟新3次收取某足球俱乐部的钱物,涉及到多少场次也已记不清楚。[详细]

在丹东接受庭审的裁判万大雪,是被成都谢菲联董事长许宏涛供出的。在庭审中,万大雪被指控在2003至2009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款94万元,其中包括成都谢菲联、陕西国力、河南建业和上海申花等俱乐部的贿赂,其中上海申花行贿7万元,不过具体哪场比赛并没有披露。

除去收受俱乐部的贿赂之外,万大雪还在2009年全运会期间收受山东省足管中心、广东省足管中心、上海市足管中心等贿赂共计40万元。[详细]

4月25日中国足坛第二批反腐案今日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上海国际球员申思、祁宏、李明、江津等9时在该院第八法庭出庭受审。据央视报道,四人曾在2003年末代甲A收官战中收受贿赂,每人获得200万元,共计800万元。目前,法庭将围绕他们是否受贿、受贿金额等问题进行辩论。

据介绍,只有7家中央级媒体获许进入旁听,全体旁听人员共计37人,且不允许拍摄采访。有若干球迷和粉丝守候在法院门外,见证这四位曾经帮助中国队打入世界杯的功臣受审的一幕。受审的四名国脚颇具知名度,堪称是“偶像级”球员。[详细]

沈刘曦1979年生于武汉,身高1.84米。03年八一队解散后,沈刘曦去了绿城,

生于1962年,曾是专业足球运动员,2002年开始任重庆足球管理中心主任。

网易体育中国足球报道组:高杰 成金朝 许松 刘永 管峻 王映雪 邵峰报料热线发邮件时请将#换成@)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络营销帮助中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cksoliddundee.com/,天津泰达